• 内容部分

作者:admin 2019-09-07 13:00 浏览

原标题:长安长歌 · 追溯国人的尚武基因

更多干货内容,请关注我们的网站:www.ixian.cn

霍将军歌

霍去病

四夷既获,诸夏康兮。

国家安宁,乐未央兮。

载戢干戈,弓矢藏兮。

麒麟来臻,凤凰翔兮。

与天相保,永无疆兮。

亲亲百年,各延长兮。

公元前123年,年仅十七岁的霍去病主动请缨与大将军卫青北征匈奴,被汉武帝封为骠姚校卫。两人带领大军两度直击漠南,斩杀了籍若侯产、俘虏了单于叔父罗姑比。

两年后,他被封为骠骑将军,在春天及夏天两度征战河西,歼敌四万余人,并俘虏匈奴王、王母、单于等120余人。同年秋天,在迎接归汉的浑邪王时,由于部分归降匈奴发生叛乱,他当机立断率部驰入匈奴军中,斩杀叛敌,使得四万余人顺利归汉。自此,河西地区由汉朝控制,为丝绸之路的开辟奠定了基石。

又两年后,霍去病与卫青兵分两路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。其中,霍去病北进四千里路,歼灭匈奴左贤王部七万余人,大军直抵贝加尔湖。从此,漠南成为了汉军的势力范围,而中华帝国也一改守势,获得了数百年蓬勃发展的广袤空间。

短短四年,东亚的地缘政治便被彻底扭转。

展开全文

▲汉武帝时期汉匈对峙图

“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;失我焉支山,使我嫁妇无颜色。”匈奴的这首民歌,唱出了南方农耕帝国如何突然生出霍去病这颗獠牙,又是怎样令人闻风丧胆。

因此,年仅二十一岁的他,于公元前119年与卫青一道被封为汉武帝刘彻首创的大司马官位。刘彻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开疆辟土的伟大帝王,手下有霍去病这样年轻骁勇的战神,令他欢欣鼓舞。因此,他下令在长安城内为他修建将军府,并邀请骠骑将军前去欣赏。没想到,这位霍将军并不领情,对汉皇说到:

“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?”

▲汉长安城·霸城门遗址

这句流传千古的话精品在线观看,在当时朝野各界引发震荡精品在线观看,全国上下都因此激发起一股血性。从此精品在线观看,一个民族的自豪感被激发起来,喷薄而出。曾经,休养生息、守成无为的汉朝,摇身一变,焕发出中华民族年轻时代的风发意气、蓬勃朝气,成为了直到今天仍令国人自豪的伟大帝国。

这便是如今仍为我们津津乐道的——大汉雄风。

大汉雄风开启的,便是全民尚武的风气,这使得体育运动在全民族范围内流行开来。随着匈奴各部的归顺,骑马射箭从贵族的礼乐仪式变为了竞技项目。据《汉书·艺文志》记载,为了改变自古以来枯燥的体育锻炼,中央政府提倡民众参加狩猎项目。每逢季节交替,皇帝都会亲帅臣民在长安城郊骑射狩猎。一时间万马奔腾,被驱赶的野兽倾巢而出,一片豪迈。

▲汉代骑射

匈奴太子金日磾被俘后,曾在长安城内做养马奴。因为其体格健壮、精通搏击,受到汉武帝的重用。在一次意图针对刘彻的行刺活动,被他以匈奴式摔跤一举制服刺客后,摔跤这一体育项目便在国内风靡开来。

有汉以前,兵器训练一直是一项具有很高危险性的活动,且经常有人员伤亡的情况发生。随着国家军事实力的增强和军事动员能力的改进,汉朝时期将攻防对打变成了模拟对打,并引入了道具进行训练。为了增加趣味性,还引入了各种肢体动作、配上了音乐伴奏,而这,便是中华武术的起源。

除了骁勇的骑射、对战,杂技项目也是方兴未艾。从拔树、背物行走到抛接车轮、滚铜壶;从走绳索到钻火圈;从顶杆到在马车上进行娱乐表演,一个个矫健的身姿引发全民喝彩。

▲汉代杂技俑

以上体育项目都离当代日常生活较为遥远,因此我们再来看看国内如今最风靡的体育项目——足球,是怎样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的。

假如你坐火车沿陇海铁路自东向西驶入西安,进入古都辖区的第一站,便是“新丰”站。新丰镇是一个古邑,现为临潼区的东大门。说来你可能有所不知,它是西汉时代蹴鞠运动——也就是足球的策源地。

▲新丰

据《西京杂记》记载,在汉高祖刘邦定都长安后,将其父亲刘太公接到在未央宫生活。虽衣食无忧,太上皇却并不开心。他怀念故乡丰邑的亲戚,怀念丰邑的一草一木。送父亲回老家终究不妥,于是,刘邦便在骊山下、渭水畔,完全按照丰邑的样式,为父亲修建了一座“新丰”邑。

新丰修好后,刘邦派人将故乡的左邻右舍都接到了这里。没想到鸡啊狗呀看到了新丰,竟然不用引导都能找到各家的门户,足见这新丰的修造有多用心,也体现了汉高祖对父亲的一片孝心。这便是“鸡犬识新丰”的典故,后世文人借用其义,代指将他乡做故乡。南宋周必大便曾写道:“鸡犬新丰识,江山清献游。吾宁忘旧隐,汝且事贤侯。剩酌廉泉水,徐题戏彩楼。明年更强健,亦欲理方舟。”

新丰邑建成后,城内流行起了在丰邑火热的斗鸡、蹴鞠,刘太公很是高兴。他自己也亲自上阵,将这原为战国时期训练将士团结协作的军事科目转为平民运动。“康庄驰逐,穷巷蹴鞠”,足球,就这样从京畿地区传播开来,直到帝国的家家户户。

▲蹴鞠

说到蹴鞠,就不得不提更为激烈的体育对抗赛事——马球。

它与蹴鞠的玩法类似,只不过将脚踢球,改成了在马上用棍击球。马球原为波斯体育项目,在霍去病帅军控制河套地区后,逐渐因丝绸之路而从西亚传入中国。由于对抗性更为激烈,这是一项观赏性极高的体育赛事。比赛一般在一片开阔的场地进行,每场必有大量的观众坐在看台上。只见众人们各骑马匹,分成两队,在场地内驰骋、击球,以球攻入对方球门的次数计算成绩。

马球在汉代传入中国,但真正大放异彩的时代是在八百年后的唐代。那是另一个意气风发的伟大时代。在电视剧《大明宫词》中,太平公主便喜欢在大明宫中的马球场,观看哥哥李宏与李贤在赛场上驰骋。而两位皇子也将赛场视作战场,仿佛一个小球,像皇位一样重要。

▲章怀太子墓壁画

1971年,章怀太子——李贤之墓发掘,壁画上便绘制有这曾经的马球场盛景。为我们再现了那时诸位选手的穿着、容貌,以及观众们栩栩如生的表情。

唐玄宗李隆基在还未登基时,便是马球高手。即使吐蕃名将与其对战,也甘拜下风。天宝六年,马球运动正式从皇室贵胄走到军中,将原本由蹴鞠担当的团队协作训练,与战马训练有机结合,大大提高了军事训练水平,成就了大唐盛世。

盛唐时期,除了挥汗如雨的马球对抗,脑力运动也不可或缺。比如围棋,便从那个时代开始逐渐走出中原,向西风靡西域,向东传至日本、韩国。唐以前,围棋多为纵横十七道;而唐代将其扩展到十九道,全面升级了战略战术,延续至今。由于围棋的风迷,至今还流传有白居易将格局严谨的长安城比作上天对弈的宏伟棋盘,正所谓“百千家似围棋局,十二街如种菜畦。遥认微微入朝火,一条星宿五门西。”

▲唐代围棋

唐代,杂技与摔跤,也发展到崭新的阶段。

如今,西安博物院内珍藏的唐三彩杂技俑,为我们展示了早在一千三百多年前,杂技项目就已经不逊如今的国际赛事。

▲唐三彩杂技俑

而摔跤逐渐成为了盛大庆典的压轴大戏,被称作“角力”。由两个壮汉头戴幞头、身穿短裤,赤身相搏,伺机摔倒对方。为了训练全国顶尖的角力士,长安城内还专门设立了摔跤队“相扑朋”,以便春秋之季大显身手。如今,相扑运动早已在日本落地生根,让我们仍然能借之一睹盛唐时期角力的盛况。

▲唐代相扑

除了充满力量的运动,民间的舞蹈也发展到炫目的时代。

盛唐时期,李隆基曾创作“霓裳羽衣曲”,杨贵妃便会伴着这曲子跳“霓裳羽衣舞”。这一舞蹈融入了西域的元素。一开始,曲调轻柔,舞姿舒缓曼妙。而随着旋律逐渐加速、节奏逐渐加快,舞蹈便开始激烈紧张起来。最终,在激昂的旋律中,杨玉环整个人便好像陀螺一般旋转起来,将整个舞蹈推入紧张而高亢的情节之中。

这种舞蹈,便是“胡旋舞”。除了杨太真以外,在长安城内跳得最好的还有安禄山。所以,历史情节,有时候也颇耐人寻味。

耐人寻味的还有李白。作为一介书生,却希望成为一名剑客。

他曾写道:

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。

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。

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闲过信陵饮,脱剑膝前横。

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
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

眼花耳热后,意气素霓生。

救赵挥金槌,邯郸先震惊。

千秋二壮士,煊赫大梁城。

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

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。

他渴望像一个侠客一样,游历江湖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这正因为这座城市,那个时代的精气神,使得全民,都有一种拼搏的向上动力。而这种向上的动力,也铸就了盛唐的辉煌与开放。无论体育、文化,还是经济、科学。

▲西安城市运动公园

长安尚武的城市特性,从大汉到盛唐,再到今天,仍然没有丝毫改变。在城北,如今便建有一座城市运动公园之中,在这座由第四届中国城市运动会场区改建而成的主题公园内部,无论是在湖边闲适地踱步还是在体育馆参加比赛,都可以嗅一嗅,空气中是否还拥有那意气勃发的运动气息。

直到今天,西安足球的火爆程度依然一如两千年前,引领全国球市,有着“圣朱雀”的美称。每到了足球赛季,依然是万人空巷,无论是媒体还是民间,各支球队依然是众人的谈资,或激动,或懊恼。

▲“圣朱雀”盛况

而当你看到这一生动的景象,再去联想史书记载,去联想博物馆陈列的文物,便会发现,那种穿越千年的古今交融之感,恍惚之间,历史与现实便紧密交织。

2021年,西安将举办全国运动会,我们期待,那将是一场透过体育进行的穿越千年的对话。联想到霍去病、唐玄宗、杨玉环……从骁勇将军到盛世皇帝,从婀娜贵妃到百姓黎民,当体育承载了如此众多的历史记忆,它本身,便成为了一个民族的文脉长传。正如奥林匹亚对西方的影响,长安城中的体育运动,它的种子,穿越千年跌宕浮沉,依然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之中。

体育运动源于金戈铁马,却最终令世界和平。回望大汉与盛唐,当每一个国人的生活中都充满运动的元素,当华夏民族尚武的英气喷薄而出,我们如今也必将会重现辉煌与自豪的时代。

而那种豪迈的精神,也将化作每一个中华儿女积极向上的果敢与才气。

正如李白所云:“黄河落天走东海,万里写入胸怀间!”

王涤非于宝岛海南

*部分图片源自网络。

IXIAN

《长安长歌》系列文章,是荣耀西安网邀请暨南大学博士研究生王涤非,以地理为经纬,串联起一个个历史故事,为所有想要了解西安的人们,展示这座城市的延续与传承。

作者简介:

王涤非,笔名随风海鸥,荣耀西安网版主、暨南大学博士研究生,常年致力于推广西安文化。

欢迎关注荣耀西安网官方账号

荣耀西安

(ID:ixian-cn)

征稿启事

『荣耀西安网公众号』 公开征稿啦!内容须原创首发,与西安、陕西相关,包括城市经济发展、重大项目爆料、热点社会事件分析等,一经采用,将有200-10000元奖励。投稿请添加小耀微信(ixian_cn)。

征稿 | 荣耀西安网微信公众号公开征稿啦!暨内容改版公告!

欢迎加入荣耀西安微信群,凡关心西安发展,想更多了解西安的人均可加入。入群方法:添加小耀童鞋微信(ixian_cn),发送“荣耀西安”。

图片均来自网络

文章不代表荣耀西安网观点

喜欢这篇文章,请在页尾给我们好看!

爱西安 耀生活

你还在等什么↓

近年来,汽车行业的发展日新月异,电动汽车兴起、自动驾驶汽车热潮等等,这些未来出行方式一直是热门话题。

原标题:天生一副假笑脸的猫咪,堪称喵版假笑男孩,好魔性……

原标题:华人掀起归国热,这国马上有60万华人响应!人走楼空当地一蹶不振


  • 热门文章

  • 最新文章

  • 友情链接

  • Powered by 111HD高清影院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    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19 111HD高清精品站 版权所有